当前位置: 首页 > 营销快报

500多家离职社群的“言值”如何“破”?马云马化腾这样做!

发布日期:2019-09-02 10:05:45 | 编辑:互联网创业网| 阅读次数:

  2002年到2012年的10年,在全球科技的中心硅谷,以“马斯克”为首的“Paypal黑帮”呼风唤雨,Google作为老东家率先开启官方离职社区“Google Alumni”;在“见面三分情”的中国,李善友最早于2011年发起酷6离职员工聚会,2012年陈天桥最早以官方身份参加“盛斗士”聚会。2013年11月,单飞企鹅俱乐部诞生,BAT离职社群崛起。2014年11月,马云开了“史上最牛离职员工大会”,开启了离职社群的“众创时代”,离职社群如雨后春笋般出现。500多家离职社群的“言值”如何“破”?

  硅谷:“Paypal黑帮”呼风唤雨,Google率先开启官方离职社区

  2015年底,一条关于SpaceX的新闻红遍全球社交网络,赢得世界的欢呼和震撼:美国东部时间12月21日20:29,SpaceX(太空探索公司)在美国在佛罗里达州成功发射猎鹰9火箭,并在升空后10分钟成功回收其第一级火箭,创造了人类太空史上当之无愧的第一。

  马斯克

  SpaceX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是一名天才,他创建的另一个的神奇公司被大众更为熟知,那就是特斯拉。但鲜为人知的是,马斯克也是“PayPal黑帮”的核心一员。

\

  PayPal是一个在线支付平台,类似于国内的支付宝,自2002年以15亿美元出售给eBay之后,早期创始团队纷纷离职,但他们仍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这群人被评价为“硅谷里最彪悍的一群创业者”,除了马斯克之外,成员还包括:大数据情报分析公司Palantir创始人、Facebook和Airbnb投资人彼得·蒂尔;LinkedIn联合创始人、“硅谷人脉王”雷德·霍夫曼;YouTube、Yelp、SpaceX联合创始人Max Levchin.等。2007年的一期《财富》把他们称之为“PayPal黑帮”,这算得上是第一个互联网离职群体社群。

  2011年12月29日,谷歌推出离职员工网站Google Alumni,邀请离职员工加入,赠送礼物,鼓励前员工分享动态。此举备具人文关怀而又利己,广受好评。成为互联网行业第一家以老东家官方名义建立的离职社群。

  中国离职群体聚会:酷6最早,盛大最早以官方身份参加

  回观国内,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见面三分情”,离职社群的建立和联系往往是从线下聚会开始的。

  进入大众视野的互联网员工离职群体大型聚会早在Google Alumni之前一个多月。2011年11月19日,酷6网离职员工在北京举行线下聚会活动,当时已离职的酷6网创始人李善友、原酷6网高级运营副总裁郝志中参加了此次聚会,并发表演讲。

  7个月后,更为声势浩大的盛大前离职员工聚会在上海MUSE2酒吧举行,他们自称为“盛斗士”。该活动由前盛大游戏总裁凌海发起,以“缘起于盛,大有可为”为主题,吸引了超过500名盛斗士参与。值得注意的是,盛大创始人陈天桥在美国发去视频演讲,盛大集团首席执行官陈大年、盛大游戏CEO谭群钊等高层均参与其中。这是国内首次有老东家高管公开参与的互联网离职员工的大型聚会。

  BAT离职社群崛起:单飞企鹅俱乐部首现,百老汇誓将“公益”进行到底,马云开“史上最牛离职员工大会”

  先前的聚会往往是由个人发起,组织方人员利用业余时间兼职参与,且聚会不是常规化运作,平日老同事之间的联系和交流也较为松散。受Google Alumni的启发和离职群体聚会火爆的鼓舞,一直关注和重视“离职群体”价值的侯峰从腾讯离职后,全职创办了“单飞企鹅俱乐部”,专注为腾讯离职员工服务,于2013年11月11日上线运作。当时距离腾讯刚好成立15年。当时单飞企鹅俱乐部全职团队成员3人,这是国内第一家专注于大型互联网公司离职员工服务的机构。猎云网率先报道,新浪科技等数十家媒体做了转载报道《国内首家互联网大企业员工服务机构上线》。

  前腾讯高管 刘成敏(左) 吴宵光(右)

  腾讯系创业峰会

  在腾讯联合创始人、德迅投资创始人曾李青,原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追远创投创始人刘成敏和原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微光创投创始人吴宵光的支持下,单飞企鹅俱乐部以帮助腾讯离职员工“找人、找钱、找资源”为宗旨,发起“10城100天1000人聚会”、“1月17日11个城市1000人同时聚会”、“腾讯系创业千人峰会”等创造了很多线下聚会活动的记录,线下活动帮助上百个创业团队免费投融资对接,为数万人提供了免费的职业和商务资源的对接。

  “腾讯系创业风云榜”,以半年为周期,持续跟踪、发现和传播“榜样”,4期榜单从20000左右离职员工中,盘点出腾讯17年来优质的创业企业120多家,成为互联网行业一道独特的风景线。2014年11月11日,在腾讯16周年的司庆活动上,有员工问马化腾如何看待员工离职创业,马化腾说“听说外面有前同事离职创办了单飞企鹅俱乐部,在各地举行聚会,他本身也是创业者,我们很支持也很欢迎这类活动,我们同事就应该是一个大家庭。”

  2015年6月,单飞企鹅俱乐部联合北京追梦科技推出线上“荔枝园”产品,打造线上线下相结合的“一呼百应的老同事圈子”。腾讯科技对此进行深度报道《荔枝园 | 再也不用担心和老朋友失联了》。

  腾讯科技报道

  近两年来,阿里的“前橙会”、“初橙”“阿里邦”“阿里同学会”、百度的“百老汇”“百骨精”、腾讯的单飞企鹅俱乐部、南极圈等“民间组织”活跃在互联网的离职圈。“百老汇”坚持“公益”、“志愿者服务”的方式,成为BAT离职社群中的“最大特色”。2014年11月底,马云开离职员工大会,马云“你们去腾讯、京东,阿里不生气”,还把离职员工比作“敌前、敌后的5万外援”,离职群体得到“史上最大关注”。“阿里校友会”、“腾讯校友会”等官方离职组织出现。BAT神一样的存在,让BAT离职社群也备受青睐和关注。

  离职社群的“众创时代”,“荔枝园”助力“言值”生态体系

  BAT外,华为的“华友会”“华创俱乐部”,中兴的“中友会”,世联的“地产黄埔会”,宝洁的“宝洁校友会”,美的“北美洲”,南方报业“南友圈”等离职社群如雨后春笋般诞生。据不完全统计,互联网100强企业中,60多家有离职社群;世界500强、中国500强等有200多家离职社群,大大小小的离职社群有500多家。

  毫无疑问,这些离职社群之所以得以成立、成长、并在细分领域有所成就,与每个社群发起人的初心和行动力是密不可分的。除了看到离职社群巨大 “隐形人才库”的价值外,前员工到新公司后还有可能为老东家带来业务合作,名利双收,这其中还包含另一种形式的老东家感情。

  “言值”不是话语,是行动,是邀请一个一个的成员入群,是线下聚会一项一项的细节确定,是跨界合作一次一次的拜访。“单飞企鹅俱乐部在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对外讲过什么,连想也没想过。”侯峰对《荔枝人物》记者回忆,“一是我们主要以行动为导向,二是我们确实也不懂什么怎么讲,该讲什么。”

  《荔枝人物》讲述500个离职社群发起人的故事,在故事里看到不一样的离职社群。本系列公益访谈由荔枝园与深圳卫视财经频道《亚洲人物》、猎云网、闹客邦、飞扬971电台发起,首批访谈作者飞雪,是深圳媒体经济研究发展会成员,深视财经《亚洲人物》主持人,一直致力于创业者影响力、社会责任的策划传播。

  飞雪

  《荔枝人物》所聆听到的每颗离职社群创始人的初心,都是让具有共同沟通惯例、群体意识和责任感的人组成一个以线上为主要联络方式、不受时间空间限制的群体,基于共同的行业和职业经历聚在一起。首先像个家,为家保持足够的成员壮大,其次在成员供需和社交诉求的延伸中,打造社群独特的价值。

  许多离职社群即使成立超过一年以上,也极少在媒体上露面,一些潜在合作伙伴上网搜索的时候就看不到社群的存在——许多的跨界合作还是通过面对面的沟通,只是对大多数创始人来说,时间成本够吗?

\

  我们不妨一起来问问:做为一个为成员提供信息传播与价值交流的平台,平时社群的自身的信息是如何发布的,成员的价值又如何传播的?我们似乎都忽略了这样一点:当人们还不够了解一个离职社群时,能听到的声音是他们的信息来源,而当人们试图了解这个离职社群时,是在寻找促使与之建立联系的时机。

  对此,“地产黄埔会”的创始人白斯君深有感触。成立一年半,世家是在不断的行动当中获得成员的认知而发展壮大的,从10人到1300人,每月保持100人规模的递增。

  但他也慢慢发现,外界对“地产黄埔会“的认识和理解是非常不一致的,不同的合作方也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社群,这其中包括开发商、猎聘机构、赞助商等等。“地产黄埔会采访报道《荔枝人物白斯君:如何玩转1300人“地产黄埔会”?》发布当晚,成员就突破1500人,我们也发现了世家更多的价值”。

  正如我们一直所强调的,离职社群除了行动,还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且确保每个动作与声音的一致性,“知行合一”是言值的基础。

  所谓“言值”的概念最初来自于品牌领域。一个强大的品牌能够帮助公司获取资金、人力和社会资源,并有利于自身与其它机构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正和岛”、“黑马会”这些社群的品牌意义和言值无需多言,而在离职社群,一个强大的品牌和可持续传播的言值不但能更快地树立起群体的可信度,带来合作伙伴和赞助方,更能增强机构内部的凝聚力、打造外界信任、提升群体能力和实现社会影响力,这是对社群品牌建设的一致看法。

  为什么要把离职社群的“言值”摆到这么高的位置——因为不少创始人认为“我们做得还不够,不需要讲”,“我们有自己的公众号,从那讲就好了”,“太高调了,老东家会怎么想”, “我们不需要传播,因为我们不是商业组织”。

  然而大部分的社群是有生存周期的,群体内部人和人的点与点,点与面联系是因为这些言语互动可以创造更大价值,包括社群内部成员和与之联盟的其他成员或社群,促使社群存在的是那些激发人们产生行动的动机和声音,是而不是因为离职和社交本身。

  在这个周期内,如果有些社交红利消失了,成员的回避、迁移将削弱社群的力量。正如公益社会专家刘佑平所说, “虽然公益事业本身不是市场行为,但是我们必须向市场学习,认同市场生活的法则:品牌决胜。而且,从事公益事业、生产社会产品,必须更加具有品牌意识,因为我们的项目和产品,是公共性的、公益性的,是为公众服务的,必须比一般的商业产品更加透明、更加具有公信力,才能为广大的公民认同、信赖,赢得社会大众的支持与参与。”

\

  2015年度大剧《琅琊榜》中,江左盟名号为何名动帝辇,梅长苏远在江湖,“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的Slogan又如何广为传播?首先,琅琊阁为梅长苏进行记录塑造,并通过策划传播给有人才需求的两位王子,最后,借助两位王子这样的典型客户将“琅琊榜首,江左梅郎”广而告之。梅长苏作为个体、江左盟作为社群、琅琊阁作为一卷风去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的第三方机构,共同打造一出扭转乾坤的大戏。

  我们来看看,其中的言值共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个人的“言值”,梅长苏之于江左盟,如同马云之于阿里、王石之于万科;第二个阶段是江左盟的“言值”,用个人品牌带出社群品牌,永远只有个人品牌是不行的;第三个阶段是江湖的“言值”,到了这个阶段,在社会各界都能得到普遍认可。

  而这三个阶段,目前在国内,任何一个社群凭借自身的力量都很难完成的,一是资金,二是创始人的精力分配,第三,不具备这方面的资源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

  由此出发,荔枝园希望引领离职社群的品牌化发展之路,作为全球第一家汇聚华人离职社群的服务平台,率先为离职社群发声,目前荔枝园与深圳卫视财经频道《亚洲人物》、猎云网、闹客邦、飞扬971电台发起第一阶段的公益系列人物访谈;随后将联合离职社群、老东家、高校、品牌机构、媒体等发布离职社群“言值”白皮书,对运作细节、社群如何发声、言值传播策略标准化等进行探路;最后,我们将联合投资机构设立“离职社群基金”,为离职社群“言值”的内容生产者、传播者等“离职社群生态圈”提供资金、交流与能力提升等支持。

  “最成功的社群们不仅仅预测未来,他们还以自己的方式定义未来”。此刻,我们已面向全球华人离职社群发起邀约,启动“离职社群言值“项目,我们认为,一个离职社群仅在行业有口碑是不够的,还要在社会认知度或是品牌影响力上有所的提高;我们相信,离职社群的声音将在新媒体上彰显其价值,每个社群的每一项举措,从过去到现在乃至未来,都应该被记录并放大;我们期待,2016,离职社群的“言值”时代即将到来。

本文链接:500多家离职社群的“言值”如何“破”?马云马化腾这样做!

上一篇:弄客智能灯泡G-light测评:一只懂音乐的灯

下一篇:2014上半年全国主要城市有望用上4G 网速每秒百兆

友情链接:

线上念佛 大悲咒全文 心经唱诵

Copyright © 2017 互联网创业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苏ICP备18043316号